新聞資訊-最新報道

幫助中心 廣告聯系

新聞資訊-最新報道

熱門關鍵詞: www.ymwears.cn  as  www.fsymc.cn  www.hesaids.com  博熙來

由民間走上大舞臺 “土琵琶”的華麗變身

來源:新聞資訊網 作者:普羅米修斯 人氣: 發布時間:2020-07-09
摘要:“土琵琶”的華麗變身 柳琴是流行于魯、蘇、皖一帶的民間彈撥樂器,因形似柳葉又稱“柳葉琴”,又因外形及構造與琵琶相似,老百姓親切地稱其為“土琵琶”。200多年來,幾經變革,柳琴由為鄉村小唱伴奏的“土琵琶”走上獨奏樂器的殿堂,實現了華麗轉身。 19

  “土琵琶”的華麗變身

  柳琴是流行于魯、蘇、皖一帶的民間彈撥樂器,因形似柳葉又稱“柳葉琴”,又因外形及構造與琵琶相似,老百姓親切地稱其為“土琵琶”。200多年來,幾經變革,柳琴由為鄉村小唱伴奏的“土琵琶”走上獨奏樂器的殿堂,實現了華麗轉身。

  1987年,山東省滕州市的文化工作者在東郭鎮蘇樓村,發現了一把蘇家祖傳的柳琴,據專家考證,這是目前所發現的最早的柳葉琴。最早的柳琴構造十分簡單,只有兩條絲弦,七個用高粱稈做成的品位,音域很窄,僅有一個半八度,還不便轉調。當時的琴體較大,演奏時有一竹筒套在食指上,用拇指捏緊,靠手腕甩動而撥弦發音,演奏形式別具一格。柳琴發音響亮宏大,音色高亢剛勁,鄉土氣息濃郁,專為“拉魂腔”伴奏。

  “拉魂腔”原是流傳于魯南、蘇北一帶的民間小唱,最早是災民和窮苦人在農閑時,一家一戶或一兩個人結伴,走鄉串戶乞討要飯時上門隨口演唱的小調,當時并沒有管弦伴奏,也無服裝道具,只用竹板或梆子敲擊節奏。演唱內容是農村喜聞樂見的神話故事或充滿生活情趣的小“篇子”,這種演唱叫“唱門子”。

  清朝乾隆年間,滕縣蘇樓村的文秀才蘇道一就喜歡這種民間小唱,愛戲成癖,連雇用長工佃戶都要選會唱戲的。蘇家每年秋天都要種上四五十畝地的蕎麥,專留給前來蘇樓村搭班唱戲的藝人們食用,由此蘇樓村也會聚了當時的各路藝人,逢年過節通宵演出,盛況空前。藝人們在一起互相切磋技藝,交流唱法。他們將流傳當地的肘鼓子、四句腔、花鼓相互融合、滲透,形成了鑼鼓銃子。蘇家佃戶王清精通音樂,自制第一把柳葉琴為其伴奏,使這種小唱更加圓潤。在蘇道一的指導下,吸收了柳子戲中的“耍孩兒”“山坡羊”的詞句格式,采用了四句腔的幫腔。

  清朝咸豐年間,這種小唱出現了專業藝人和班社雛形,演出小生、小旦的“二小戲”,或外加小丑的“三小戲”,這種戲也叫對子戲。在長期的演藝過程中,形成了曲調優美、細膩婉轉的唱腔,尤其是唱詞的句尾的拖腔委婉纏綿,有拉人魂魄的藝術魅力,從而得名“拉魂腔”。

  到了清末民初,“拉魂腔”已經形成七八個藝人,或十幾個藝人組成的職業班社,俗稱“七忙八不忙,九人看戲房,十人成大班”。演出形式也由原來單一的“唱對子”和打地攤演出的“跑坡”,發展成在廟會主唱的“會戲”,為富人家做壽或辦喜事的“堂戲”,以及祭祀請神敬仙、燒香還愿的“愿戲”等多種形式。隨著班社人員的增多,一些大型劇班開始出現,角色行當也逐步完善,走上了舞臺演出。清朝同治年間至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僅山東滕縣和嶧縣境內有名有姓的柳琴戲班社,就多達100多個。

  滕縣蘇家班到清末蘇友剛這一代更加紅火,長盛不衰。當時有民謠說:“王清徐四蘇友剛,十里八坡吃得香!迸d起于清道光末年的嶧縣華家班也是早期有影響的班社之一,活躍在魯蘇豫皖四省交界地區,以演出《釣金龜》《打干棒》《馬孤驢換妻》等傳統劇目為主,活動時間長、影響范圍廣。除了這些大型戲班之外,當時幾乎每個村都有三五個由一家一戶或兩三個人組成的無名無姓的流浪戲班,常年奔波穿梭在鄉村的紅白事、開業慶典和過壽祝壽等儀式活動上,可謂村村有戲臺,莊莊唱拉魂。

  新中國成立后,1953年“拉魂腔”正式定名為柳琴戲。1953年2月,嶧縣柳琴劇團正式成立,走上了專業化、正規化的路子,大大豐富和發展了柳琴戲藝術,使這朵鄉土奇葩綻放在城鄉舞臺。1960年,棗莊建市,棗莊市柳琴劇團應運而生,成為山東省第一個市級柳琴戲專業藝術劇團。

  1958年,濟南軍區前衛歌舞團民族音樂家王惠然和江蘇徐州樂器廠合作制成三弦二十四品柳琴,由原來的兩根弦變成了三根弦,音柱也由7個增加到24個。跟“土琵琶”相比,新型柳琴擴大了音域,方便了轉調,音色也由悶噪變得明亮起來。

  經過一代代藝人的努力,柳琴戲在劇目、唱腔音樂、舞臺表演等方面,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柳琴戲貼近群眾、貼近生活,其語言樸實生動、通俗明快,包含大量的俚言俗語,直白詼諧,妙趣橫生,具有濃郁的鄉土氣息和健康情趣,深受廣大觀眾喜愛;其聲腔風格獨特,旋律搖曳多姿,節奏或舒緩或明快,以豐富多彩的花腔,別致的拖腔區別于其他劇種。女腔委婉華美,俏麗悠揚,優美動聽。男腔粗獷奔放,質樸無華,深沉渾厚,獨具風采;其內容多以表現當地人民的生活及情感、家庭倫理道德和青年男女的愛情為主要題材,間以表現英雄人物或帝王將相的內容,其傳統劇目十分豐富,據統計,有大小劇目200多出和200多個唱詞“篇子”。在許多柳琴戲傳統劇目中,至今還保留著深刻的時代印記,對研究我國的民俗文化,很有參考價值。

  20世紀70年代初,有“柳琴之父”稱號的王惠然又研制出第二代新型柳琴——四弦高音柳琴。除了在琴弦和音柱的數量上又有所增加外,今日重點新聞,最主要的變化是用竹子代替了高粱稈,用鋼絲代替了絲弦。這些變革大大改善了柳琴各方面的性能,音色明亮、優美,高音高亢、清脆,中音柔和、甘美,低音渾厚、粗獷,顯著地豐富了柳琴的表現能力。王惠然因此獲得中國樂器改革最高獎、文化部科技進步一等獎、全國科技進步三等獎。

  革新后的柳琴結束了200余年來僅僅作為伴奏樂器的歷史,走上了獨奏樂器的發展道路。既適于演奏歡快、對比強烈、節奏鮮明、富有彈性和活潑的曲調,也適于演奏優美、抒情的旋律,在樂隊中能與琵琶、阮、箏和二胡等樂器和諧默契地合作。

  上世紀80年代以來,柳琴戲被發揚光大,已成為魯南、蘇北地區的一個文化品牌。1990年12月,由棗莊柳琴劇團排演的大型現代戲《山村鑼鼓》進京參加第二屆中國戲劇節,榮獲優秀劇目獎、優秀劇本獎、優秀導演獎、優秀舞美獎、音樂獎等七項大獎。2006年,棗莊柳琴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8年徐州和臨沂柳琴戲同時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擴展名錄。

  如今的柳琴由民間走上大舞臺,由地方走向全國,走向世界,誕生一批經典柳琴曲。王惠然創作出的《春到沂河》《幸福渠》等50多首柳琴獨奏曲,旋律具有濃郁的山東風味,描繪了祖國大地翻天覆地的變化,歌頌了人民群眾的幸福美好生活,一時間成為電臺經常播放的樂曲,家喻戶曉,影響深遠,獲得“二十世紀華人音樂經典”等10余項中國與國際性大獎,首創的“四弦高音柳琴”獲中國樂器改革最高獎。

【編輯:蘇亦瑜】

責任編輯:XW

最火資訊

網絡整理新聞資訊出品

新聞資訊由機器網絡選取自動更新,如有侵權請向站長說明,24小時內會解決侵權問題

手機: 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 地址:

青海快3开奖